畢嘉士基金會

從復健開始 高齡化的希望

社區復健1

楊雅婷是一名職能治療師,也是屏東「原鄉」長輩的守護者。

雅婷深信復健的場域應該從醫院回歸家裡才有意義,這樣的理念在「畢嘉士基金會」找上她之後一拍即合。今年初她決心辭掉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的工作,因為埋藏在心裡的種子,經過時間滋養,終於可以抽芽。

與雅婷見面那天,她穿了一件圖騰花邊的咖啡色背心,額頭綁著一塊紅布,穿著打扮很像原住民。她說話的速度極快,就像她的人一樣︰熱情、充滿活力。

同事們常笑雅婷︰「她如果不在案家,就是在往案家的路上,」雅婷每周一下午雅婷會出現在瑪家鄉佳義村,第一位探訪的對象是何伯伯,因為村子的巷弄狹小,我們下車改採步行,只見雅婷右肩背著一袋復健工具、左手捧著一疊厚重資料快步向前,領著我們爬了一小段陡坡,此時秋日的高陽早已把我們熱出一身汗。

個別化照顧陪他們一起進步

何伯伯接受瑪家鄉長照據點的「居家復健」服務有半年時間。何伯伯之前因為左腳掌長肉瘤無法穿鞋到醫院開刀,術後回家不慎感染發炎,細菌侵蝕到骨頭,後來又開刀挖掉一大塊腳骨。雅婷回想起第一次見到何伯伯的情景,「你感覺得出來,這個意外把一個壯漢給搞垮了!」

在雅婷眼裡何伯伯是一個學習動機很強、對自己負責任的人,不過一進門,雅婷忍不住跟我們抱怨︰「幾個禮拜前何伯伯才因為練習上下樓梯,可能是姿勢不正確,也可能是練得太勤,肌肉承受不住,現在腳又開始痛。」雅婷嘆了一口氣又說︰「他就是太認真了啦!我其實是心疼他,我知道何伯伯是多麼努力才走到這一步。」

語畢,雅婷後悔了,她覺得自己好像沒給何伯伯留情面,於是立刻向何伯伯道歉。雅婷承認自己對病人很兇,「被一個比自己小30歲的人責難,心裡一定不好受,但我必須讓病人們知道,錯誤動作的嚴重性,講嚴厲的話有時是為了激勵對方,但我也會懊悔造成難消化的衝擊,才會老是把『不好意思」四個字掛在嘴邊。」

何伯伯看著一臉真誠的雅婷,趕緊接著說︰「雅婷要求很嚴格,我才會進步這麼快,我很感謝她。」

雅婷說:「復健最好少點壓力,多點規律!」她認為「居家復健」服務的優點是,在家復健可以減少長輩就醫的壓力,而且不趕時間,累了就能休息;社區復健治療師可以依病人身體的強度規畫適當的復健頻率以及設計適合的任務,也會配合病人的住家環境、家人支持度以及個別需求擬定復健目標;有疑問可以提出來一起討論,不會自己悶著頭亂做,或是一時間看不出效果就放棄。

接下來,為了何伯伯驗收兩個禮拜來自主練習的成果,雅婷請何伯伯手握助行器在客廳來回走一趟,「你們看,可以自己下床行走,長輩的表情就變了,眼神裡都是笑意。」

自從雅婷來何伯伯家裡服務後,何伯伯的太太漸漸能體會先生復健的辛苦。雅婷說︰「只要一天不做復健,別人就覺得你懶,像何伯伯,他已經非常努力,卻因為方法用錯、練習時承受不住疼痛,到最後沒有進步或是進步很少,就會通通被歸咎成『懶』,所以只要何伯伯的太太在旁邊,我一定會幫何伯伯『平反冤屈』。」

準備幫何伯伯出作業的時候,何伯伯的孫子剛好到家,雅婷把他叫住。到何伯伯家一段時間之後,雅婷發現何伯伯和孫子的感情很好,孫子時常問爺爺,什麼時候可以再去溪邊抓魚?因為看出這層關係,雅婷把何伯伯的復健目標設定在手握助行器外出,至少讓祖孫倆能一起出門散散步,同時也訓練小男孩成為何伯伯復健的小幫手,假監督之名讓孫子成為何伯伯心裡的支持。

雅婷說︰「居家復健服務最有意義的地方在於個別化照顧,你可以感受每個人的快樂與悲傷,你可以陪他們一起進步」,她想了想之後說︰「這就是我夢想中的工作。」

多年來的辛苦終於有人懂

和何伯伯道別後,我們緊接著要去拜訪朱vuvu(排灣族語,老爺爺、老奶奶的意思)。朱vuvu高齡74歲,兩邊膝蓋都動過刀,「居家復健」服務介入之前,朱vuvu一直坐著輪椅、無法行走。

在烈日下,雅婷領著我們走了兩條街,接著爬了一段長坡來到朱奶奶家的前院,朱vuvu老早坐在家門口等,她一見到雅婷就微笑。

寒暄過後,雅婷開始例行的復健治療工作,她將一隻手放在朱vuvu的膝蓋上、另一隻手扶著朱vuvu的腳掌,可是朱奶奶卻在這時候喊停,只見朱vuvu從旁邊板凳抓起一顆檳榔往嘴裡塞。雅婷笑著說︰「vuvu怕痛,她通常會先咬一顆檳榔,鼓勵一下自己。」

阿娜娜、阿娜娜....,阿娜娜是排灣族語「痛」的意思。雖然vuvu一邊喊著「阿娜娜」但她沒再喊停。

做復健的痛,究竟有多痛?雅婷說︰「健康的人知道的痛可能是牙痛、肚子痛,

復健的痛好比30層瞬間膠黏在皮膚要將它分開的痛,那是一種撕裂、扭轉的痛,身在其中的人才有辦法體會。」

我們問vuvu︰「可以幫你拍照嗎?」她點點頭表示可以,然後開始抓頭髮整理儀容,雅婷故意開她玩笑︰「你吃檳榔嘴巴紅紅的,應該不需要塗口紅了吧!」惹得大家笑成一團。

很難想像三個月前朱vuvu臉上是沒有笑容的。

「第一次家訪,我、長照評估員和地段護士,三個人加起來用國語和母語講了十一遍相同的話,vuvu才回應我們,那時候vuvu體力不好,無法將注意力放在我們身上。現在可不一樣,不但可以拿著助行器到處走,被我捉弄還會哈哈大笑。」

雅婷在老人家面前永遠笑開臉,「失能者看太多失望的臉,漸漸地他們也就相信自己做不到,所以我會盡我所能帶更多笑容來,帶他們平常聽不到的話來,」沒想到愛耍寶、愛逗人笑的雅婷對失能照護竟然有如此深刻的思考。

剛開始雅婷不想給vuvu太大壓力,練習完幾個簡單的動作,沒一會就會藉故離開。幾次之後,有一回vuvu居然主動說︰「我可以做。」雅婷沒有追問vuvu為什麼肯做復健?只是逕自把這份感動收藏起來。「或許是因為vuvu覺得多年來的辛苦,終於有人懂,好像有一個人知道她會累、會痛,甚至比她更在乎自己。」

趁我們在一旁,雅婷跟vuvu說:「對不起,我有時候對你太兇、太嚴厲。」vuvu反過來安慰雅婷︰「沒關係,我知道你愛我,你很好,都會逼我動(復健),我現在可以自己走路、自己洗澡都是你的功勞。」和長輩一起大笑、一起有元氣地面對挑戰,也許就是雅婷工作時幸福的來源吧!

為失能者把尊嚴、歡笑找回來

雅婷記得,「第一個個案過世那一天,她的女兒見到我,竟然是笑著迎接我的到來︰『我母親自從你來幫她復健,體力變好,她的身體舒服了就有力氣陪我們聊天,是先有這麼一段歷程,然後她才過世的,』那個笑容使我明白,原來自己給的不只有治療,也給奶奶最後的快樂,以及這家人再一次愉悅交流的機會。」透過居家復健服務,讓失能長輩在人生的最後一里保有尊嚴,就是照顧工作的價值。

雅婷認為,長照服務應該因地制宜,加強健康促進以及復健,延後長輩失能的時間和程度,才能有效降低失能嚴重化為社會帶來的衝擊。雅婷目前從事的「居家復健」服務非現行長照服務強化的重點,「畢嘉士基金會」因為看見需要,決定先從屏東三地門鄉與瑪家鄉開始推展,在「蘋果日報基金會」的經費支持下聘請一名專業復健人力在社區,期盼能長出一些成果,為高齡化需求注入新的希望,有一天能得到政策的青睞,讓以健康促進及復健為導向的社區服務在台灣遍地開花。

從整理常用的母語復健語彙、衛教規劃、表單設計、統計分析到成果撰寫,通通由雅婷一手包辦。逐夢的背後,總有不為人知的孤獨,此刻的雅婷正走在一條沒有人踩過的路上,但只要能為失能者把尊嚴、歡笑找回來,雅婷就會覺得辛苦一點、孤單一點有什麼關係,想要改變一些事,本來就該勇往直前。

【雅婷給病人的話】
復健對我來說,就是要做不好的人繼續做。
很感謝病人,願意給我們以及他們自己的生活一個機會,去挑戰、改變身體心智的限制,享受生活的可能。

社區復健2

雅婷說:「復健最好少點壓力,多點規律,一點一滴累積就能把生活品質找回來。」

社區復健3

vuvu很感謝雅婷,因為雅婷的不放棄,讓她又恢復行走的能力。

訂閱電子報

聯絡我們

有任何問題,歡迎與我們聯絡

  • 電話: (02)8786-9661
  • 傳真: (02)8786-9662

加入我們

加入我們的社群網路,將帶給您最新消息。

友站連結